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民商律师 >> 报刊访谈 >> 文章正文
《澎湃》湖南一村委会主任因经济问题两次被免,第三次当选引镇村对峙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  来源:  阅读:
2014年12月29日,老鸭窝村21名村民代表表决通过,换届选举实施办法。
湖南省永州市凤凰园经济开发区仁湾镇政府10余名政府工作人员,7月4日8时30分来到该镇下辖的老鸭窝村村委办公楼宣布新当选的村委会成员名单,张绵跃当选村委会主任。
此举,引发老鸭窝村第九届村民委员会换届选举委员会(下称:选举委员会)的一致反对。
选举委员会主任杨祖国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张绵跃曾因经济问题,被上级政府调查后,两次从村委会主任的岗位上“下岗”,按《湖南省村民委员会选举规定》,张绵跃连候选人资格都不具备,选举结果无效。
仁湾镇党委书记胡纯辉则对澎湃新闻表示,张绵跃的诸多“劣迹”并不能作为剥夺他选举和被选举权利的依据,宪法规定,只要没有被剥夺政治权利,18周岁以上的中国公民都有选举和被选举的权利。
备受争议的候选人
从提名候选人开始,张绵跃是否具备“候选人”资格就成了争论焦点。
杨祖国表示,对于张绵跃的候选人资格,选举委员会的意见是“既没有候选人资格,也没有另选人资格。”
“1994年,张绵跃任村委会主任套取并私吞村里的青苗补助,被处以留党察看2年,同时被镇政府免职;2005年,他担任村支书兼村委会主任又挪用村里数百万的公款,引发上百人到湖南省政府上访,随后被村代表罢免。”杨祖国认为,这么一个“劣迹斑斑”的人是不能再成为候选人的。
同样反对张绵跃成为候选人的还有老村支书张绪春,在他看来张绵跃是一个“武断、自私,听不进意见的人。”
但2014年5月4日村委会主任候选人提名的海选中,张绵跃得313票,排名第一。
2014年12月29日召开的老鸭窝村村民代表大会,表决通过实施选举办法。办法提到,“6种情况下被选为村委会主任或者村委会委员,凡其得票均为无效票;即使得票较多,亦无效,不得当选。”其中,6种情况包括“因贪污、挪用公款被查处过的”。
一份加盖永州市冷水滩区人民检察院公章的材料显示,“1994年老鸭窝村村委会主任张绵跃采取公款私存、以私人名义借出等手段挪用公款89510元,并据此给予张绵跃留党察看2年处分。”
依据上述办法,选举委员会报请仁湾镇第九次村民委员会换届选举工作领导小组(下称“选举领导小组”)审核,剔除张绵跃候选人资格。最终,村委会主任的候选人为张绵周和张拥军。
“空挂户”参与下的选举
老鸭窝村隶属仁湾镇,是永州市凤凰园经济开发区的重要组成部分。公开资料显示,该开发区位于永州中心城市西北部,始建于1988年,1990年经省人民政府批准为省级重点开发区。
随着开发区的成立,征地、拆迁让这个原本安静的小山村变得喧闹。
“开发区成立后,很多家庭嫁出去的女儿,或者亲朋都打起了政府的主意。从1998年开始,村里陆续进驻了140多户空挂户。”张绪春对澎湃新闻表示,当时空挂户办理很容易,只要去开发区拆迁办备案,给村委会缴纳500元费用,这些外地人就可落户到老鸭窝村。
老鸭窝村现任村支书黎军认为,这些年的拆迁、征收给村民带来财富的同时,也乱了人心。
“700多人的村子,可征用土地900多亩,已经征收800多亩。按照湖南省相关文件,为保证失地农民的生计,预留了32.25亩土地给村里。通过招拍挂,32.25亩土地村子获利5300多万元,这些钱按照人头分给了村民。”黎军向澎湃新闻介绍,征收土地加上住房拆迁,每户都分到了50万左右。在这轮分钱中,140多个空挂户并没有分到人头费。
“这些空挂户都没有居住在村子里,但都参与了这次村委会换届投票。”张绪春表示,空挂户的参与,让这次选举失去了真正的民意表达,“他们对候选人不熟悉,甚至不认识。”
选举委员会向澎湃新闻出示了一份电话录音,该录音记录了一位罗姓空挂户的投票决策经过,“选举前,有陌生人两次上门送水果,并送了200元的红包,只要选举时票投给张绵跃,当选后还会给好处费……”
兄弟操戈
黎军说,村委会主任的竞争劲敌张绵跃和张绵周系堂兄弟。
仁湾镇党委书记胡纯辉是选举领导小组的组长,他向澎湃新闻介绍,张家是老鸭窝村里最大的家族,常年以来村支书和村委会主任基本上都是张氏家族的人担任;而这次因选举出现兄弟反目,是因为家族有话语权的长者已经逝世,没有人能出面调停,引发同室操戈。
“张绵周已经连任两届村委会主任,曾因带领村民阻止施工而被行政拘留;而张绵跃曾经两度因为经济问题在村委会主任位置上‘下岗’。”胡纯辉对澎湃新闻称,自己在仁湾镇已经工作11年,最让他为难的就是老鸭窝村,前后有两任镇党委书记因该村换届选举前途受影响。
胡纯辉说,事实上他也知道老鸭窝村一直受张家势力影响,而且张绵跃和张绵周都不是村委会主任的最佳人选。
“张绵周之所以在此次投票中失利,或与5300多万元的分配有关,他太坚持原则了,很多人的要求没有得到满足,得罪了人。”黎军认为,在过去的几年时间里张绵周一度带领村民维权,让村里利益最大化,但在利益分配时做了费力不讨好的事,“5300万,这些钱给谁去分配都会有人不满意。”
“经过5300万的分配,村子里形成了利益分歧的小团体,双方都铆足了劲,在新的一轮换届选举中爆发。”胡纯辉说。
是否有资格参选?
博弈并没有因张绵跃候选人资格被剔除而终止。
据杨祖国向澎湃新闻介绍,2015年1月5日,老鸭窝村酝酿已久的换届选举投票开始。当日,投票结果并没有在现场唱票,而是由选举领导小组贴上封条后,由仁湾派出所民警带走。
1月9日,仁湾镇相关负责人通知选举委员会主要成员参与唱票,遭拒。当日,选举领导小组在区人大代表、党代表、镇人大代表监督下唱票,张绵跃虽然不是村委会主任候选人,但他却以“另选人”名义,拿下303票,成为最高得票者。
就在唱票过程中,杨祖国送了一份加盖选举委员会公章的书面材料到现场,材料写道:选举结束后,因故未能分检无效票,未能排除不具备当选资格人员,且选票箱被当场拿走,致使选举无法当场唱票、计票,无法当场公布选举结果。根据《民政部村委会选举规程》第八条,本次选举没有现场公布选举结果,违反法定选举规程,经本届选举委员会决议,本次选举应认为无效。
“按照此前通过的选举办法,另选人也必须符合候选人条件,而现在镇政府为主导的选举领导小组否定村民代表制定的选举办法,是一种‘以权压法、以权代法’的做法。”杨祖国表示。
不过,对于“另选人”是否应该具备候选人资格,永州官方有着不同的看法。
胡纯辉向澎湃新闻表示,张绵跃的诸多“劣迹”并不能作为剥夺他选举和被选举权利的依据,“宪法规定,只要没有被剥夺政治权利,18周岁以上的中国公民都是有选举和被选举的权利”。
但当事人张绵跃婉拒了澎湃新闻的采访。
专家:应充分尊重村代表意见
“理论上说,村民自治机构的换届选举是由选举委员会主导,选举领导小组和民政部门都是业务指导,但在选举委员会不听指挥的特殊情况下,领导小组可以采取特殊手段。”永州市民政局副局长熊华清对澎湃新闻称,老鸭窝村此次换届选举过程中,选举委员会已经失控。
熊华清说,对于村民质疑的张绵跃此前的“劣迹”,经调查确有其事,但这些都不能作为剥夺他作为一个中国合法公民权利的依据。他举例说:“如果两个苹果都是烂的,我们只能主张在两个烂苹果里,选择一个没有那么坏的。”
“宪法是国家的根本法,所有其他的法律法规规章都必须服从宪法,不得和宪法抵触。但宪法关于公民选举权被选举权的规定主要指的是政治性、民主性权利,涉及的是担任国家机构职位的问题;村民自治法及民政部和省内的相关规定主要是规范村民委员会里的职位,这里的机构和职位是群众自治组织性质。所以,二者之间不是一回事,彼此不矛盾。”湖南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黄捷说。
湖南万和联合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健说,依据《宪法》规定,确实只要没有被剥夺政治权利,18周岁以上的中国公民都是有选举和被选举权;但宪法是一般法,是宏观的规定,《湖南省村民委员会选举规定》等法律规定是具体法,不可以松于一般法规定,可以制定严于一般法的规定;职能部门对村民选举的标准要求进行细化和严格,是符合法理依据的,“老鸭窝村选举委员会依据村民代表商议制定的选举办法履职,并无不妥。”
7月4日8时30分,当仁湾镇政府工作人员来到老鸭窝村委宣布4名新当选的村委会委员名单时,此前被提前通知的村支部、选举委员会和21名代表,无一人到场。
“这只是按照政府意愿的一个结果,不是选民真实意愿的表达,选举委员会不认可,更不会帮助政府对外宣布这个‘非法’选举结果。”杨祖国说。

  

    新闻地址: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349907

】【关闭窗口
 :: 站内搜索 ::
 
 :: 点击排行 ::
·《潇湘晨报》长沙律师写..
·民事调解书的格式、内容..
·湖南省2008年度年检注册..
·2010年湖南律师事务所50..
·《中央电视台》李健律师..
·湖南省各级法律援助中心..
·湖南著名企业名录
·年产值计算公式
·工伤死亡赔偿标准
·2008版劳动合同范本——..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