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劳动律师 >> 《人才信息报》专栏 >> 文章正文
《方圆政律》清洁工受重用累死遭冷遇3年 家属悲痛:只盼一句慰问和人道赔偿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  来源:  阅读:

他是被活活累死的!”认识和知道刘权兵病故的亲友和工友都这样说。     

刘权兵,是岳阳市湘阴县樟树镇人,一位几乎一辈子都脸朝黄土背朝天、憨厚老实的农民。他一生勤劳耕种、任劳任怨,为了供子女读书,自己省吃俭用,舍不得吃穿。

由于经济贫困,每一元钱在他眼里都非常珍贵!必须想尽办法节省下来。即使在去世的几年他常常宁愿步行几十里也不愿意坐公交车;而每次乡亲们有事需要帮忙,他都会义无反顾地去帮工,然而每次做完事后甚至都不舍得在别人家吃顿饭。——他常常说,大家都不容易!多吃别人一碗饭会给别人家里带来负担的。

“刘权兵这个人太好!非常能吃苦也愿意帮忙!一个这样的好人没有想到却会死得这么惨!”刘权兵死后近3年的今天,村里人回想起他的往事,仍然深受感动,惋惜不已!

然而,这一位中国最传统质朴的六旬农民来到心目中的大城市——长沙以后,因为继续保留着自己勤勉肯干、干起活来不计代价和回报的淳朴风格,却酿成了悲剧!——他竟然在公司的工作中因为不知疲倦地工作,造成劳累过度丢了自己的性命!

直到他死去快三年之后,他的工伤死亡却仍然没有得到一个公正的认可和说法,不但给家人留下了严重的心理阴影,也给他们带来了刻骨铭心的伤害、悲痛和耻辱。    

2012年,为了多给原本贫困的家里挣钱,减轻压力,从来没有出过小山村、已经60岁的刘权兵和妻子梁丽华开始来到长沙县打工,主要工作是为一家与三一重工路面机械有限公司签订合同做垃圾处理的长沙市美乐清洁服务有限公司负责垃圾收集整理和打包。憨厚老实的他做起事来非常发狠和认真!一个人顶几个人,受到老板的赏识和重用。

然而就当小儿子刚刚大学毕业,大家都觉得他的苦难生活即将熬到头,马上就要翻身过上好日子时,他却突然猝不及防地与亲人阴阳两隔。

勤劳能干引来的致命灾祸!——“他太能干!累死了!”

2014年9月18日,由于当天垃圾清理的工作量非常大,大大小小、形形色色的垃圾堆积有一人多高,刘权兵和妻子梁丽华从早晨一直毫不停歇,连续工作7个小时到下午。由于垃圾的整理捆绑打包是个技术活,很多工友不够严谨细致,无法精细地分门别类就难以将垃圾捆绑扎实。素来善于对垃圾归类,工作最扎实的刘权兵成为了最抢手的垃圾清理打包人才,乐于帮助工友的他来回在三一重工路面机械有限公司的两个厂房23#和之间忙碌奔波着。虽然已经将自己分内的工作做完,但是,生性闲不住、责任心强的他却仍然不知疲倦地做个不停。

虽然刘权兵如此卖力和能干,可以胜任几个工友的工作,公司甚至由于他的到来精简出了几个岗位。但是他却一直只是个和其他人一样的普通清洁工,并不能多拿到一分钱的工资。虽然经常得到老板和工友的赞赏,然而,天性老实本分而又善良能干的他,并没有因为自己的能干而提出一丝一毫的额外要求,在他眼里,哪怕比别人多做几倍的工作,也从来不计较、不讲代价。他还是像当年在农村乡下帮自己家做事一样发挥着老黄牛精神。

然而,这次卖命地工作却让他遭遇了飞来横祸!

最后一次,他又从18#厂房急急忙忙赶到了23#厂房帮忙。

当天16点30分左右,天气炎热,在工作中已经汗流浃背、汗湿了一天没有休息的刘权兵在进行垃圾分类回收工作时,突然感觉头痛恶心。工友们以为他中暑了,帮其刮痧,并且给他喝下了藿香正气水。刘权兵稍微好点后,还在一心惦记工作的他坚持把工作完成。17时许,他才同意工友将其用摩托车载回家——此时,刘权兵已经自行坐立了。回到家,刘权兵感到非常冷,预感到死神已经来临的他躺在床上时竟然告诉儿子自己快不行了。

18点30分,儿子将刘权兵背到家附近的“万明诊所”医治,医生给他打了4瓶吊针。

21点30分,刘权兵在打完吊针后自己步行回家。

21点50分,刘权兵仍然感觉不适,家属急忙请“万明诊所”的医生到家里诊治。

22点51分左右,刘权兵出现病危,家属拨打120。120将刘权兵送到了长沙市八医院进行抢救。由于抢救已经没有希望,医生建议家属放弃。无法接受的妻子梁丽华和儿子一直不愿意放弃,请求医生全力抢救。最终,医生无奈地表示,已经回天乏力,要梁丽华准备后事!

第二天9月19日3点左右,按照家乡死者必须回乡入土为安的淳朴风俗,经过痛苦决定,家属请求120救护车将刘权兵拖往老家岳阳市湘阴县樟树镇塘花村一组。

4点15分,120将刘权兵送回老家。     

9月19日凌晨4:30左右,120车离开后,刘权兵死亡。

10月21日,死者刘权兵儿子刘福秋向长沙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提出工伤认定申请。

三个月后的12月19日,长沙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认定工伤决定书(编号:2014【非】37号)》做出结论:申请人(刘福秋:刘权兵儿子)本次申请的工伤认定符合工伤认定的条件,现依法予以认定为视同工伤。

 

\

死者刘权兵曾经工作的厂区大门口(方典圆提供)

一条人命赔7万!皮包公司非法用工给淳朴村民带来维权困境

在刘权兵病危之时,曾经有人建议儿子刘福秋将父亲尸体拖至其工作过劳至死的三一重工路面机械有限公司大门口讨要说法,但是生性善良孝顺的刘福秋认为这是对父亲最大的不孝和不尊敬,于心不忍。在他眼里,父亲入土为安才是最重要的当务之急。

在处理好父亲的丧事下葬以后,由于长沙市美乐清洁服务有限公司和三一重工路面机械有限公司均未对此事作出一个公正善后处理意见。被逼无奈的妻子梁丽华和儿子刘福秋只有多次向长沙县劳动局反映求助。在无人负责处理的情况下,他们也曾经愤怒地拉横幅封堵三一重工路面机械有限公司。派出所多次出警,司法局也介入做调解,均劝说刘权兵家属不要封堵大门。由于三一重工路面机械有限公司一直没有人出来处理此事,保安人员拒绝让家属见领导,梁丽华和儿子在绝望中放弃。

最终,长沙县司法局和县劳动局领导在做劝解工作时,表示长沙市美乐清洁服务有限公司和三一重工路面机械有限公司均应该承担死者的赔偿责任。并表态他们会想办法做三一重工路面机械有限公司的工作。

2015年11月18日,经过仲裁,长沙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仲裁裁决书(长县劳人仲字【2015】第39号),裁决:长沙市美乐清洁服务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郑连珍向死者清洁工刘权兵家属支付工伤死亡补助金539100元、丧葬补助金21948元、工伤死亡医疗费3061.4元和交通费600元。

由于长沙市美乐清洁服务有限公司是一家皮包公司,公司所有员工都没有签订劳动合同和购买保险,一直以来都涉嫌非法用工。面对突然而至的工伤死亡案件根本无力支付赔偿金额。刘权兵家属申请长沙市天心区人民法院强制执行。天心区法院启动(2015)天执字第01982号执行令。

经过法院查明,长沙市美乐清洁服务有限公司法人代表郑连珍实际上是公司实际控制人苏梅芝的母亲,已经68岁高龄。

由于法人代表郑连珍家住常德市临澧县新安镇下坪村,无财产可以执行。而公司实际控制人苏梅芝在2010年5月成立公司以来并没有产生很大经济效益,这次事故后公司立即宣布破产,郑连珍也与老公离异。

刘权兵家属在拿不到分文赔偿的情况下,被迫签下了执行和解协议书,同意接收苏梅芝位于星沙蝴蝶谷一套作价7万元钱抵扣赔偿款,尚处于银行按揭购买阶段的47.19平方米安置房。并且自行承担服务过户费、税费和后续银行按揭费用14万元。

至此,原本长沙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裁决作出刘权兵工伤死亡一案564709.4元的赔偿,只得到了市值不到7万元的赔偿。

与使用黑工的皮包公司签订垃圾处理协议 连带责任企业为何不担责?

由于长沙市美乐清洁服务有限公司是一家皮包公司,没有和员工签订劳动合同,也没有为员工购买任何保险,更不可能在劳动部门报备,一旦员工发生事故,权益就得不到任何保障。因此,在发生事故后,长沙市美乐清洁服务有限公司法人立即宣布破产,一走了之。但是,受到伤害的员工却陷入了痛苦无助和绝望之中。

与非法用工的黑公司签订劳务合同的三一重工路面机械有限公司显然也存在连带责任。

 

\

死者刘权兵工作证(方典圆 提供)

从死者刘权兵的一系列工作证件和证明来看,显示的都是三一重工的标志。而长沙县劳动局和司法局工作人员也曾经建议可以向三一重工路面机械有限公司提出赔偿要求。

然而,由于各种原因,当地主管部门并没有将其作为被告。

刘权兵妻子表示,三一重工是我们国家最有影响力的民族企业之一。他们夫妻一直为能够在三一重工路面机械有限公司做清洁工作而感到自豪。

但是,意想不到的是,这份自豪感却迅速被痛苦所代替。刘权兵因工伤死亡后,他们家属从来没有见到过三一重工路面机械有限公司的领导,不说赔偿的问题,甚至连一句安慰都没有。他们曾经多次想找三一重工路面机械有限公司领导沟通,但是都被保安无情地挡在门外。

三年来,刘权兵的死不能得到三一重工路面机械有限公司肯定和安慰,给他们留下了更大的再次心理创伤和痛苦。

为什么三一重工路面机械有限公司没有对刘权兵进行人道主义关怀?刘权兵生前工作那么卖力!死后却被这么低贱无人问津!三一重工路面机械有限公司领导真的连一点点同情心都没有吗?更何况长沙县劳动局和长沙县司法局领导都认为他们是有责任的。

记者(longlives)联系湖南大学法学院&法治湖南研究院重大疑难案件研究中心研究员李健进行了咨询。

被评为CCTV湖南年度法治人物的湖南万和联合律师事务所李健律师表示,依据《劳动合同法》第九十二条规定:劳务派遣单位(即长沙市美乐清洁服务有限公司)违反本法规定的,由劳动行政部门和其他有关主管部门责令改正;情节严重的,以每人一千元以上五千元以下的标准处以罚款,并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吊销营业执照;给被派遣劳动者造成损害的,劳务派遣单位与用工单位(三一重工路面机械有限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因此在此事件中用工单位还是难以完全免除法律责任的。

漫长维权花费数十万 “我们只希望他死得值得!” 

刘权兵死后,妻子梁丽华再也没有在任何公司做过清洁工,她内心的恐怖阴影无时无刻不在笼罩着她。但是,由于刘权兵死后,四处奔波维权,家里经济反而雪上加霜。迫于生计,她现在仍然坚持捡垃圾废品贴补生活。

\

阳台上梁丽华的垃圾存钱罐,每天55岁的她都要四处收集废品变卖补贴家用(方典圆提供)

想到刘权兵几十年来对自己和子女全身心的奉献,自己不舍得花一分钱,想方设法节省下来给家人买衣服交学费。梁丽华和子女内心感到非常痛苦和耿耿于怀!更让他们感到难过的是,由于全家都分散在外打工读书,竟然没有来得及照一张合影,刘权兵就去世了。

\

备受打击的梁丽华精神抑郁,身患多种疾病,已经成为了一个药罐子(方典圆提供)

“这辈子他没有过过一天好日子!我们欠他的太多了!他这样好的人不应该走这么早。”

想到刘权兵死得这么惨!去世快三年了,却一直没有在人道主义上得到最基本的处理。刘权兵家人又陷入万分痛苦之中。

为了讨个说法,刘权兵家人已经花去十多万。而皮包公司破产以后总共抵押物品才7万多元钱。刘权兵的死不但分文不值,还给家人造成了强大的经济压力和深深痛苦。

刘权兵因工伤死亡,没有得到任何尊重和认可,甚至也没有博得任何同情,遭遇的只有保洁公司的百般逃避。

他的死,原本可以高大尊贵!现在竟沦落到低贱落魄和渺小!这是最让家人感到无法面对和接受的事情。“我们真的想不通,怎么会这样?!”一家人在近八百个日日夜夜里,一直处于内疚不安的阴影中,从来没有放弃过为刘权兵讨个说法的努力。

苦于难以见到三一重工路面机械有限公司领导,无法向他们表达诉求。在多番奔走求助下,刘权兵家属曾经联系上重大疑难案件研究中心的工作人员。倍感同情的工作人员们将此事向公司董事长梁林河进行了汇报。梁林河倾听事情前因后果后,表示将会向公司法务部转达此事。

但是,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犹如石沉大海!盼了近三年的刘权兵家属仍然没有得到任何答复,茫然不知所措。

“刘权兵做事从来不偷懒!一直是任劳任怨,苦活累活抢着干!难道好人就是死了也要被人欺负吗?我们国家反复强调不能让老实人吃亏!我们相信三一重工路面机械有限公司领导梁林河一定会体恤民情,为我们普通老百姓做主的!我们只想要个公正说法,最起码证明我们家刘权兵的死是值得的!”

记者即将离开时,没有读过书、生性善良的梁丽华眼中含着泪水,似乎在自言自语,又似乎是在追问记者,“公司领导是不是还不知道有一个叫刘权兵的员工死在了工作岗位上啊?还是梁总工作繁忙又把这个事情给忘记了?”她不愿意相信眼前的现实,一直在期盼着什么……(方典圆 扬正气 杨波 李为民 报道)
新闻地址:http://wemedia.ifeng.com/11220199/wemedia.shtml

】【关闭窗口
 :: 站内搜索 ::
 
 :: 点击排行 ::
·《潇湘晨报》长沙律师写..
·民事调解书的格式、内容..
·湖南省2008年度年检注册..
·2010年湖南律师事务所50..
·《中央电视台》李健律师..
·湖南省各级法律援助中心..
·湖南著名企业名录
·年产值计算公式
·工伤死亡赔偿标准
·2008版劳动合同范本——..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